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建设 > 正文

辽沈战役俘虏将军276名更可笑的是他们落荒而逃的扮相

发布时间:2022-01-14作者:admin来源:本站原创

?

  黑土地3年战争中,击毙正规军和非正规军中将2名,少将12名,俘虏和投诚上将2名,中将37名,少将237名。

  儒将风度的杜聿明,在淮海战场逃跑前换了一套普通官服装,被俘时报名“高文明”。

  ,在黑山县中安村被获得,头戴一面半旧毡帽,穿一件破棉袍,赶着一头小毛驴,毛驴上驮着两袋花生。被民兵询问时,他用一口湖南腔报名“胡庆祥”。

  范汉杰更可笑:《人民日报》10月27日刊登通讯《范汉杰就擒记》,写道:“十六日上午,在距锦州城东南二十余里的谷家窝棚东面的小道上,走来了四个着黑色服装的中年男女。其中一个高大个儿,头戴烂毡帽,身穿一件露出棉花的破棉袄和一件极不相称的小棉裤,肩仁披着一条破麻袋,千里拿着一个萝卜在啃着”。

  10月30日下午,沈阳东塔机场乱成一团。飞机刚着陆,卫立煌由卫兵护驾钻进机舱门,军政大员们随即蜂拥而上,挤在门口动弹不得。往日风度翩然的大员们,此时喊叫怒骂,互相抢动手杖和枪把子。嫩江省主席吴瀚涛,嫩江省主席彭济群,“剿总”政务委员工家祯,一个个从舱门载下来。有的抓着翼爬上飞机顶,有的要砸碎机窗往里钻,飞机起动后都摔下来。

  “高文明”自报职务是”一个军需”。“胡庆样”自称是“从南方来做小买卖”。“高大个儿”说他是“沈阳钟表店记帐的”。在北镇被俘的李涛,则干脆装成个乞丐。

  一套质地极好的将军服(很多人都说军装“挺有派”),换成狗皮帽子撅腚袄,或是一套油渍麻花的伙夫装,是很简单的。可那一下子就能端起的中将副总司令、中将军长和少将师长、副师长的架子,却是一下子就能放下的吗?

  3年前闯关东时,一方扮成“教授”、“商人”,为“东北人民卫军”一名称颇费心思。另一方则满身披挂,趾高气扬,八面威风。

  比之“黄吴李邱”在特别法庭上那身打扮,和那架在山海关机场起飞的256号三叉戟,又是一种什么幽默呢?

  而2兵团司令员程子华和东进兵团司令宫侯镜如,当年在塔山针锋相对,今天却又冤家路宽,一起坐到全国政协和黄埔同学会去了。

  杜聿明到葫芦岛后,因电台故障,一直未与廖耀湘取得联系。他对廖耀湘是有信心的:打得了就进锦州,打不了就退营口,看这位老部下在黑土地再表演一场拿手好戏。

  从卫立煌到杜聿明、郑洞国,当年的远征军司令长官、副司令长官、军长,成了黑土地的“剿总”司令宫、副司令官。从长春的新7军军长李鸿,到辽西的新1军军长潘裕昆、新3军军长龙天武、新6军军长李涛,49军军长郑庭友,都是征军中威名赫赫的战将;在军装笔挺、金星闪亮的将军丛中,他们是骄子,是宠儿,是令人刮目相看的中坚。

  1947年4月14日的一电报,人这样描述进关后的一个对手傅作义:

  傅作义部队之干部带兵方法系采用冯玉祥之养兵政策,所赋予之任务毫不犹豫,毅然执行其牺牲之精神特强,傅对战对之兵力动用颇冒险性,尤于重点方面之攻击,每不顾前后左右之部署如何兵力如何而对重点必集中全力攻击之,如此次集宁张家口之役,均集中其全力以赴其新攻击之目标、而其后方之基地方面则仅留残余老弱之少数部队以守之,其部属谓如当共军若以小部袭其后亦决无今日之傅作义、以其屡次冒险、故获成功,部属对之极表钦佩,而傅也颇以为得

  即使是一般将领,打正规战,经验也不比将领少。而在文化素质方面,“战大系”的将领,更是差得远。不然,在共和国成立后的一个很长时期里,“大老粗”的牌子就不会那样响。

  而现在,狮子也好,绵羊也好,用蒋介石的话讲是“一个一个都让把你们抓了去”,用郑庭友的话讲得“到哈尔滨扫茅房去”了。

  10月26日拂晓,新1军正在和71军交接防务时,阵地被突破。混乱中,官兵奋勇扑向突破口,军部特务营和骑兵团也投入战斗。马上不得施展,就下马白刃格斗,终于将阵地恢复。

  71军、新1军和207师3旅攻击黑山时,都组织了“敢死队”。在包围圈中那些窝棚,没来得及组织“敢死队”。一些老人说,那也跟“敢死队”差不多,一个个像长了两个脑袋,拼命往外冲:子弹打光了,冲锋枪不能上刺刀,就抢起枪把子和你打。

  杨克明老人赞叹廖耀湘兵团西进的行军队列“像检阅似的”。邱会作老人则用同样的语调赞叹企图夺路沈阳的新22师。

  老人说,新22师向新民撤退被6纵给顶住了,又想奔辽河边上抢渡口,准备逃营口。在一个叫“六间房”的地方,稀里糊涂叫我们碰上了。七、八路纵队,满地里冒着黄烟过来了。纵队部几个人趴在一间房顶上,离他们就100米多远,身边只有两个营,也是22师的。我们又是枪又是炮地猛打,敌人不理睬,倒下就算倒下,没倒下继续走,队形不乱,就是脚步快了些。战士们这个气呀,边打边骂:“虎师”,死到临头还这么硬气!

  美国记者西奥多·怀特和安娜·雅各布,在《风暴遍中国》一书中,这样描写在南亚丛林中的新1军和新6军:

  “这是一支种族繁杂的军队,有英国人和美国人、有克钦族人的印度人,不过最英勇的要算中国人。在这里,各国军人都知道,史迪威训练的中国军队是精锐坚强之师。士兵们臂膀粗壮,肌肉结实,他们对于手中的美式武器非常熟悉并运用自如。他们不仅对自己充满自信,甚至敢于藐视他人。不管是美国人,英国人,缅甸人,还是其他什么人,只要触犯了他们,就会遭到迎头痛击。他们只要有一个人拿着一支汤姆枪占一个据点,就能阻止一群敌人的进攻。”

  印度到中国,横贯缅甸,一路扫荡“武士道”,也迎头痛击一切敢于藐视中华民族的人。

  曾几次准备集中十个主力师,消灭这个“王牌”中的“王牌”。可这个“虎师”既有虎的猛勇,又有狐狸的猾,能打又能溜,“黑土地之狐”始终未能如愿。一些老人说:那时一提起新22师,真有点“谈虎色变”的味儿。

  打了3年,各纵大都和新22师交过手,都没占多少便宜。这次,它这个窝棚撞一头,那个窝棚撞一头,这个纵队打一下子,那个纵队打一下子,都想和这个“虎师”真干一家伙,又都没用上力气。几头撞过后,它自己稀里哗啦“散花”了。

  不光新22师是谁消灭的说不清楚,其它军师也是一团乱帐。后清点俘虏,西进兵团五个军的番号,各纵队都有。

  曾经在缅甸仁安羌大捷中轰动英伦三岛的新38师,在长春听说长官决定投降时,一些官兵抱着恸哭,泣不成声。在这里,新1军和新6军一些官兵,也是哭着缴枪的。

????????? ?
?

上一篇:国机重装中国二重决战收官季“三地”捷报传

下一篇:纺织化学制品板块研报:后疫情时代 “小”染料还需“大”进步